icon
当前位置:

Star·夜读 我想和你在师大走一走

  上午十点多到达师大雁塔校区。熟悉的地方,已显陌生的环境,让我百感交集。于是,我们朝着西门前行,沿着那条长着高大悬铃木的林荫道走向校园。

  师大路两边英挺葳蕤的悬铃木颇有气势,青枝绿叶生机勃勃,林荫道幽长雅静。悬铃木俗称法国梧桐,不知遥远的巴黎香榭丽舍大街,是否长满了这诗意浓郁的乔木。悬铃木还有一个名字净土树。不久前,我在植物园的树牌上看到的,心中悚然一惊。净土树,好一个一尘不染的清爽名字。是的,相对于纷繁复杂的社会,八十年代的大学校园可不是一方净土?当年,这条林荫道优雅静谧,树下飘过一群群风华正茂的学子。忘不了冬夜里的这条路上,路灯光透过树影洒在馄饨摊子上,那位老者正在殷勤地招呼着前来吃夜宵的同学。摊子虽小,却飘溢着家的温馨。还是这条路,二十年多后,曾经的幽静荡然无存。如今,两边多是密密匝匝的店铺,红尘万丈,热浪滚滚。纵是夏木清阴,也难掩浮躁喧嚣。

  一九八四年九月三日,我入学报到时走的就是这条林荫道。毕业时,也是从西门出校返乡。我告诉儿子,就在那条柳枝婆娑的南北通道上,当年张挂着横幅标语,上书“欢迎你,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几个大字。不知为什么,绵绵秋雨中,我的心中飘过一丝愁绪。也许是对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的忐忑。

  进门后,路边一泓清水潺湲奔流。但见一池碧水,一座假山,一座亭子映入眼帘,颇有些曲江流饮的韵致。于是,我和妻子坐在湖边一块大石上,儿子一连数次按下快门。池边垂柳依依,好鸟相鸣。夏日晴好,自在安然。

  走过湖畔,来到校园东西向的主干道。当年,我们去食堂吃饭时,必走这条道。我告诉儿子,每次打好饭后,我都和好友小超坐在大操场看台用餐。那儿长着一排蓊蓊郁郁的悬铃木,树冠遮天蔽日,树下清风习习。每天清晨,我都要在这条400米长的跑道上连跑15圈,几乎风雨无阻。好怀念青春洋溢的岁月。

  时值盛夏,校园里的参天大树满眼苍翠,地上遍洒青槐花瓣。花香满径中,透过树影绿雾,我寻觅当年住过的宿舍楼。由于那座标志性的开水房消失了,一时间失去了参照物。再说,当年青灰色的苏式三层宿舍楼如今粉刷一新,优雅的淡粉色恰与苍松翠柏相映生辉,怎不令我眼花缭乱。因此,走过后,我才猛然醒悟到刚才右侧那栋掩映于绿荫中的楼房正是住了四年的宿舍楼。当时,我们宿舍在一楼东头。推开窗户,可见窗下一方绿茸茸的草坪。之所以辨认出宿舍楼,是因为我突然看见了联合教室。宿舍楼就在它的东边。

  联合教室在当年可出尽了风头,它是大型集会的最佳举办场所,所有系的迎新晚会、毕业典礼都在此盛大登场。忘不了中文系八四级的毕业晚会上,李泰金声玉振的磁性嗓音震动全场。他刚一开腔,便掌声雷动。台上,两位美女同学翩翩起舞,将离情别绪渲染到极致。四年大学生活弹指一挥,今夜无人能眠。焦灼中的彷徨分明充满着对毕业分配各奔东西的无尽惆怅。联合教室,它留下了多少美好的回忆。长着一副娃娃脸的《东方文学》老师叶舒宪身穿时兴的草绿色军上装,足登一双解放鞋,背着草绿色挎包,一瘸一拐走上讲台。他不慎崴了脚,还坚持授课。叶老师才华横溢,据说是师大当时最年轻的副教授。他倾情解析古巴比伦英雄史诗《吉尔伽美什》,令我们如痴如醉,神往不已。他如今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享誉全国的文化学者。还是在这里,因影片《人生》声誉鹊起的西影厂导演吴天明,著名作家贾平凹都曾激情演讲,掀起阵阵海潮似的喝彩声。更有当时流行的琼瑶影片在此热映。每当荧幕上打出秦汉、林青霞的名字,便会引来一片喜出望外的赞叹之声。联合教室,更像是品尝文化大餐的宴会大厅。

  联合教室南侧有两个不太长的花廊,分别植有一架紫藤、一架木香。春天里,它们成了校园里最亮丽的风景。赏花时节,一紫一白,明丽秀雅,妩媚可亲,花香袅袅,沁人心脾。整座花廊呈拱型结构,由几根大红色圆柱支撑而成。月明之夜,花影珊珊,廊下总有一二恋人窃窃私语。那一刻,这儿俨然成了神圣不可侵犯的爱情领地。

  路南一大片地方则是师大校园最美的所在,图书馆坐落于此。师大图书馆在古都西安赫赫有名。它由一组仿古建筑组合而成,巍峨如宫殿。整栋大楼采用了中国古代建筑中的歇山式风格,左右对称,宏伟壮观。中间主体部分四层,两边三层,屋顶微微翘起,古朴雄浑。整座建筑墙体色呈青灰,古雅典丽。春夏时节,墨绿色的爬山虎罩满墙壁,绿意盎然。我曾经在图书馆阅览室推窗轻轻揽住爬山虎的枝叶,那种感觉妙不可言。

  图书馆前绿树环抱的草坪上,南北对称各有一座古亭,秀妙精致,引人入胜。当年,教写作的张智辉老师让我们以古亭为题写篇说明文。可惜,我笔力滞涩,未能曲尽古亭之美。二十多年后,我和妻儿来到这里。面对这座曾经映衬过我青春身姿的古亭,欲语还休,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但我清楚,它是我永恒青春的美丽剪影,我将永远珍藏它。

  如果说整个师大校园是一座森林,那么,图书馆周围就是森林海洋的中心。这儿古木参天,绿意盈盈,苍松翠柏秀颀卓立,茸茸草坪葱绿匝地。置身其间,美轮美奂的图书馆亦藏头露尾,神秘莫测。乔木之中潜藏着无价的知识宝库,此地怎不钟灵毓秀,人文荟萃。当年,苍松劲柏间环绕出一方别有洞天的草坪,草坪中间长着一株高大华美的合欢树。夏天,合欢花开了,绒线球似的花儿缀满枝头,天香阵阵,丝丝缕缕,绵延不绝。我曾经骑坐在树丫间,吟诵美丽的唐诗宋词。虽说行为粗放,但那一刻,我的心性却至雅至纯。能够在花木扶疏中读诗娱情,实乃人生一大享受。

  这时,儿子指给我看一株巨大的松树。嗬,它长得霸气极了。但见这株雪松主干粗壮,在离地一米多处突然分枝。五六根枝干旁逸斜出。每一枝干都粗大壮伟,遒劲有力。整个树冠苍绿郁秀,令人叹为观止。此前,我从未见过如此奇伟的参天巨松。想想也是,离开母校已经整整二十五年了。当年,我绝对不止一次从这株雪松下走过,只是很少留意它。谁曾想到,多年以后,它竟然长成了树王。此情此景,我不觉感慨万千。是的,树犹如此,人何以堪。只可惜,我青春的风采再也难以寻觅香港马会开奖资料,面对巨松,人过中年的我深感渺小卑微。

  徜徉在这一望无际的绿色世界中,我脚步迟缓,寻寻觅觅。我看见了苍松掩映下的教学一号楼,那是我的教室。在那间教室里,我曾聆听师长教诲,遨游于知识的海洋。忘不了英俊帅气的刘乐宁老师,他知识渊博,才华出众。讲授《古代汉语》时名篇佳句信手拈来,琅琅上口。几天前,我无意中在网上搜索到了他,刘老师现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中文部主任。我真为他高兴,他有这样的成就,一点儿也不意外,当年他就是青年才俊。刘老师风度翩翩,亲和随意,一点儿也不吝惜对学生的夸赞。他赞叹宋进兴的仿宋体钢笔字漂亮极了,又赞美王瑄的普通话标准地道。这一切恍若昨日,思之可亲可敬。这栋只有三层的教学楼,我们多少次登临楼顶极目远眺。看南边隐秀巍然的终南山,看北边高楼迭起的小寨。当然,每次,我都要远眺晚霞消失的西边,那儿是我的故乡。哦,我找到了翠竹环绕的电教室。当年,电视剧《红楼梦》的主题曲从此婉转飘出。图书馆南侧的那条小道,当年玉立着一排秀丽的枫树。金秋时节,嫣红一片。我曾在萧瑟秋风中捡拾红叶作为书签夹在日记本里。二十多年了,枫叶早已枯淡晦暗,但记忆永远鲜活如初。

  依依不舍中,我走出老西门。在大门口,我和儿子紧挨着站在校牌前合影留念。那一刻,时光倒转﹔那一刻,我心恬然,为曾经拥有的葱郁青春,苦乐年华。“二十年重过南楼,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真的,多想把自己制作成一张以师大校园为背景的明信片。只是,我又该把自己寄往何方?

  2013年8月1日13点10分搁笔于故园老宅。其时,夏木清阴,蝉唱声声。8月9日18点12分输入电脑。其时,天蓝云白,凉风习习。

  孙虎林,陕西岐山人,1988年7月毕业于陕师大中文系,现任教于宝鸡市某中学。

  我们希望依托这个栏目能够让师大人通过文字激励前行,通过思考启迪人生。欢迎师生、校友及网友们分享那些感动过自己、激励过自己、影响过自己的文章,深度阅读,思考人生,做一个向阳而生的闪Star。